大胸👽

人间七喜

【相濡以沫】

大清早看你们这么煽情,简直让我不知所措 @Nike愛好者  @超级农农超级坤❤  @æ¡¥Ruo æ²¡å…³ç³»ï¼Œè®©æˆ‘也陪你们煽煽情。

初识农坤,不识你们,本想一个人特立独行,却经不住川川的诱惑,进了那个初始群,那个群,本来就十几个人,到后来慢慢壮大,慢慢随着农坤热度的高涨,也有了一百多人次吧,挺开心有这么多人能一起讨论,却又伤感自那以后,我不在再群里发话,总感觉与他们疏远了,他们说的,我全都插不上话,本被自己看重的群,却还是被我屏蔽了那段时间,对农坤也算是心灰意懒,没再浏览过圈子,也不再关注群里动向。或许,是你们中的一个,也察觉到那种异样,创了这个,只有四个人的群,虽然平时都像丧尸一样,冷的要命,但一有话题的时候,还是聊的很欢,这个群,也让我越来越沙雕,但也让我越来越珍惜你们。  

@超级农农超级坤❤ 

大农姐姐,算是我农坤的引路人,这个群里最成熟的大姐姐,当初冷圈中唯一一个坚持信仰,每天高产如母猪的太太,文笔好不说,待人又是极致,是我在圈里最喜欢的姐姐,她就像心灵的导师,带给人欢乐,却又不失自身的单纯,很喜欢你了,希望往后的日子,你也能带着这份单纯善良和对农坤的一腔信仰,在这个世界上快乐的行走。  

@æ¡¥Ruo 
请问你这位老猪蹄子对我这只大猪蹄子有什么意见吗?没有的话就好好听我说,有的话也给我憋着。

我们两在群里算是最沙雕的存在了,平日除了互怼,大概找不到什么乐子了,而这位老姐们,总是斗不过我然后自行消失,总是后悔没有把我踢出群,却又想到自己不是管理员,啊,脑阔疼。不过之后也应了验,我自己退群了,你来找过我,但我只是对你敷衍了事,几句话把你打发了,后来,你也再没找过我,我也未曾触碰你,只是把你晾在列表中,像个过客。可后来,莫名其妙来了兴致,我找你要回了群号,你没有犹豫,描绘了我,我知道,平时虽然只会互相掐架,但在彼此心中都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位置,而互不相让的架势,则是我们相处的最好方式,因为彼此尊重,所以互相珍惜。

@Nike愛好者 呦,老瑞逼,到你了。

曾经,你是我最珍重的宝贝,现在,你还是我最珍惜的宝贝,你永远在我心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,你无可替代,因为只有你,不知道该怎么回怼我,让我在闹得时候,感到一丝轻松,我相当中意你,因为我们可以一起偷Nike,刺激。刚得知你喜欢的大学录取了你,恭喜啊,以后好好读书,别再像个小孩子一样了,你已经要十八岁了,要乖乖的,我才能放心你这个小屁孩,大学生活我虽不知道是怎样,但也一直希望你能好好的,你永远是我握在手心的宝,我不允许你对自己不负责任,十八岁了,握好自己的青春年华,难过了,开心了,你都可以来找我,我不能解决这些问题,却能做个聆听者, 只要你还在,我就会一直在。

感谢你们陪我过了这么特殊的七夕节,不是最美情侣,却是最好朋友,希望往后,你们一直在,我也会一直爱。

至此感谢你们对我的包容,我很闹,也谢谢你们给我闹的机会。

人来人往,还好,遇见了你们。

来和你们告个别

农坤圈
告辞
以后淡圈见
各位都取关了吧

【农坤】🚜

丧逼回归
难以诉说从丧逼到变态的过程
链接
https://shimo.im/docs/1qpv36Nhh9cWcneI

【农坤】车

本来的豪华巨轮一下子又没了
我有罪
请务必原谅
https://shimo.im/docs/RQLrMzbxxhQ09Uor

我覺得喜歡不一定要會表達
只要心裡喜歡就是最好
還是最喜歡你
@全世界最寵的瑞瑞
♥

【农坤】油纸伞

   纯爱,下星期就肉好吧
   @全世界最寵的瑞瑞
  只要是瑞瑞的点梗,阿姨尽量满足
   ♥
--------------
   雨势渐渐变大,雨点敲击着只有一层的咖啡厅的屋顶,声音在偌大的咖啡厅间传开

   店长看着外面滂沱的雨,又看了眼屋内无人入座的冷板凳,转过身对那位还在兢兢业业拖地的男孩说:“农农,今天辛苦你加班了,但看这雨下的那么大,应该也没什么客人了,干脆直接关门吧,你也好回家多复习功课。”

   那个叫农农的男孩直起身板,听完店长的话,冲店长笑了笑,说:“好,店长你先回去吧,你男朋友已经在外面等你了,店门我关就好了。”“行,那农农我先走了。”看着店长甜蜜地走出去,钻进男朋友伞下渐行渐远的消失,陈立农的嘴角上扬的笑稍稍暗了下去,有对象陪吗?真好,可像我这种这么特殊的癖好,只会让别人觉得恶心吧。他扬起脑袋,倔强的不让那滴泪滚落。
  

   陈立农从后门拿上了自行车,带上帽子,撑起他那顶特殊的油纸伞,这是他妈妈给他的,他一直好好保管着,从小到大,也只有这把油纸伞,陪他长大。

   他骑上车,缓缓向前,却好像看到有人正站在咖啡厅前,他停下车,眯着眼睛,冲后面看了看,陈立农有点近视,隐约看见咖啡厅的屋檐下,貌似是站着个人,好像,是个男生。

    陈立农推着车子向那个男生走去,总算看清了那个男生。那个男生全身被淋透了,洁白的衬衫贴在他干净的肌肤上,微微可见里面正在发育的肌体,微卷的毛发顺从的贴在额头上,几滴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滑到他的嘴边,样子显的有些--魅惑。陈立农望着他有些出神,或许是看了太久吧,那个男生发现了陈立农一直盯着他的眼神,礼貌性的扬扬嘴角,眼睛又看向那不知何时会停的雨。

   陈立农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手里的伞,像是鼓足了勇气,将伞递给了那个男生,有些尴尬的说:“那个,我的伞先借给你吧,我家离得比较近,不用也没关系的。”少年的手半悬空的放在伞的上方,表情有些纠结,像是明白他在想什么,陈立农接着说:“没事的,我不着急你还给我,我就在这间咖啡厅打工,你下次就来着还给我吧。”男生笑了笑,接过伞,和善的说:“谢谢,我叫蔡徐坤,明天我会送过来还给你的。”说完,撑起伞,开溜是的冲进雨里,陈立农挠挠头,我还没说我叫什么名字呢。

   陈立农其实撒了谎,他家离咖啡厅有三十多分钟的路程,结果一路淋雨回去的代价就是--重感冒。第二天陈立农就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,摸摸头,很烫。还好是双休日,不用上课,可是咖啡厅还要打工,本来陈立农还想强撑着支起身体,却不料一起身就又无力的摔在了床上,看来是没法工作了,只好请了个假。

   咖啡厅里,一个长相俊朗的男生推门而入,手里还拿着那把油纸伞,他的眼睛向四处张望,却渐渐地有些黯淡,没找到那个男孩呀。热心店长凑上前去,礼貌性地问他需要什么服务,无意间瞥见他手中的油纸伞,说:“诶,这不是农农的伞吗?”蔡徐坤眼睛一亮,问他人在哪,店长说:“农农啊,他得了重感冒,今天请假了。”蔡徐坤感觉良心有点揪着疼,软磨硬泡地向店长要了个地址,觉得怎么样,都得道个谢。

   门铃的声音有点刺耳,陈立农挠了挠头,看了看表,天啊,都黄昏了,一天没吃东西了,有点饿呢,但门铃的声音又一次刺激了他的骨膜,陈立农觉得有些奇怪,自己没什么朋友,会是谁呢?扶着还是晕乎乎的脑袋,慢慢走到门口,那门外也像是等他一样,再也没有响过。门开了,意外的是不熟悉的面孔,好像,他对谁都不熟悉吧。陈立农摸摸脑袋,努力回想着长得这么好看的人会是谁,却看到他手里攥着的油纸伞,敲敲脑袋,总算是回想起来了,陈立农有些激动的晃晃手:“那个,你是坤坤吧,费心让你送回来了,进来坐吧。”蔡徐坤富有歉意的笑笑,身体顺着陈立农让着的道走进去,边走边不好意思的说:“实在不好意思,让你得重感冒,这是感冒药,你记得按时吃,那个,没吃饭吧,这个是外卖。”

   双人份的,明显能看出私心。

   两个人都低着头扒着饭,气氛尴尬也戳不破,突然,蔡徐坤凑前,在陈立农的脸上亲的一口,卷走了黏在他脸上的米粒,陈立农的脸刷的一下红了,看着一旁蔡徐坤有点得意的笑,陈立农也有些按捺不住了,栖身压住蔡徐坤,扬扬他的下巴,说:“坤坤,你这样,很危险啊。”蔡徐坤亲了亲陈立农,说:“别以为你生病了我就不敢让你草我了。”陈立农笑笑说: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 陈立农不会知道,蔡徐坤已经观察了他很久,他也不会知道,蔡徐坤是故意要等到那把油纸伞。


  

【农坤】焦糖玛奇朵

第一人称
故事全靠你们自己脑补了
当局者迷,旁观者更迷
♥
------------------
   午后,阴雨绵绵,夏天的燥热空气在雨水的洗涤后,退去了几分势气,小镇中为数不多的一间咖啡厅的门,被一位青年推开,青年抖了抖额前发梢上的雨珠,清爽的面容上还挂着几滴水珠,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走向吧台,默念着那用粉笔写的咖啡的名字,缓缓说出:“焦糖玛奇朵。”然后从口袋中摸出钱,递向吧台。

   “叮当”,门口的铃铛被撞响,进来的,是一位少年,他手里握着把伞,少年走进吧台时,青年一转身,不小心撞在少年怀中,少年扶住他摇晃的拿着咖啡的手,温柔地让他注意安全,青年一时慌乱,说了句对不起,便惺惺地向门口走去,可雨,貌似挡住了他的去路,青年先是一愣,后又做成蓄势待发的样子,但却意外地被一个人拉住,他有些惊异,却发现是刚才那个少年,但少年的手里,已经端着一杯和他一样的焦糖玛奇朵,少年将伞递给他,和他说了几句,便冲进了雨里,青年却只是站在那里,想着什么,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但我知道,青年,记住了少年的面孔。

   后来,少年和青年经常光顾这家咖啡厅,但不是像从前那样,形单影只,每一次,都是两人一起,少年总是拉着青年的手,青年却又会害羞收回,我知道,他们相恋了,他们从不会在咖啡厅做任何出格的事,因为他们想把每天都过得像最初的恋爱那般纯粹,他们喜欢坐在靠窗的角落,享受阳光的绵情,又喜欢在下雨天的时候,逗逗咖啡厅的猫,一切的一切,看似都很美好,但他们却不知道,原本看似简单的爱情,也会变质。

   那天下午,依旧是阴雨天,我正擦试着剩余的玻璃杯,门,又一次被用力地推开,是那个青年,头发被淋湿,贴在他额前,清爽的面容上挂着水珠,是泪吗?好像是。他坐在曾经与少年一起坐着的位置上,呆呆地望向窗外,那是少年来这家咖啡厅的必经之路,可能,他心里还有一丝期待,能见到他的少年。但现实是,没有。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倔强,而这份倔强,永远是插足于爱情中最为致命的一关,恐怕,他们,也很难越过那关。

   充好咖啡,我放在他面前,他有点愣地看着咖啡,突然狠命地喝了一口,就着泪,含在他嘴里,艰难地咽了下去,我递了包纸巾给他,默默地回到了吧台。一杯咖啡,足足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,他也总算哭干了眼泪,我知道,这一段故事之后,他会蜕变,会长大,会更加成熟。这杯咖啡,我没有收他的钱,就当,是感谢这家咖啡厅,让他学会了成长。我递给他一把伞,就像当初,那个少年递给他的那个场景一样,他收下了伞,赋予了一个浅浅的笑,但我知道,他的笑,在哭。望着他离开直至消失的背影,我知道,青年和少年荒唐的爱情,是该结束了。

   自那天雨后,我再也没见过那位青年,他像是消失在少年生活中那样消失在这间咖啡厅里。但每个下午,我总能看见那个少年站在咖啡厅门口,望着昔日那个熟悉的位置,却从没有进来过,多次对上他的眼睛,他也只是笑笑,很温和,但我知道,他的笑,和当年那位青年一样,也在哭。

    阴天,乌云密布,离当年那段故事,好像已经过去两年了,咖啡厅意外的没什么人,大概都像趁着倒霉的天气还没来之前快点回家吧。我摸着桌上趴着的猫,看着留言板上一段段青涩却纯洁的故事,勾起嘴角的笑,都太不成熟了,总以为自己拥有爱情,却不知道,那只是一个美丽的错觉。

   “叮当”,铃铛早已生锈,再也没有当年清脆的响声,我转过身,意外的发现,是当初那个青年,他又变高了,依旧是当年俊朗的模样,却不难看出,他脸上已褪去了当年的稚气,是更成熟了呢,或许,成熟到已经忘了那个少年了吧,我有点害怕,但还是朝他走了过去,意外的,他没点焦糖玛奇朵,而是拿铁,是为了,不再给自己留有念想了吗?我不敢多想。

   他还记得我,便开始和我寒暄起他走的这几年所发生的事,无意中,我说起了那个少年,他听到了少年的名字,笑,开始变得苦涩,却依旧装作倔强的说已经忘了他,但我知道,他比谁都清楚,他永远忘不了他。

   “结束了,都结束了,我们都回不去了。”意外的开口,让我明白他总算学会了诠释内心了,我接过话:“是啊,都回不去了,就像这间咖啡厅一样,失去了当年的纯粹,开始变得复杂。”我盯着手里的咖啡,接着说:“其实没必要回到过去,把握当下,难道不是你应该做的吗?”门铃再一次想起,门外人慢慢靠近,我将咖啡递给他,冲他微笑“他一直在等你...”青年转过身去,当初的少年站在他面前,眼眶红红的望着他,手慢慢地伸向青年,却明显可以看出,那双手,在颤抖,或许,是激动这两年来第一次的重逢,亦或者是害怕,害怕他面前站着的人,只是一束泡影,会再一次消失,直到双手触碰到有温度的手臂,少年才将他拥入怀中,他已尝过失去,他不想在感受那只有苦的等待了少年一遍遍的说着:“求你,不要再离开我。”青年也答着:“好,我再也不离开你了。”他们吻住了对方,把这个拖欠了两年的时刻定格在了这间咖啡厅的胶卷中。

   真的,他们再也没有松开过对方的手,青年也换回了当初的口味,那杯甜中夹苦的焦糖玛奇朵,而他也不会知道,当初他点的那份拿铁,就是他错过了两年的焦糖玛奇朵。

   暖阳照进咖啡厅,我坐在那个角落,读着他们寄来的信,享用着焦糖玛奇朵,在回信的开头处写下几句:“你们错过的只是一个青春,现在,还有比青春更重要的时光,且行且珍惜。”端起咖啡,又抿了一口,望向窗外,蓝天白云,我相信,风吹过的角落,很美,你们的爱情,会比那一抹柔情,更值得珍惜。

   那个青年叫蔡徐坤,那个少年叫陈立农,那个咖啡厅,叫青春...

【农坤】校医室
一点点的肉
送给你们
♥

【农坤】引狼入室

是篇肉
备好肾宝
准备上车吧
♥
https://shimo.im/docs/Iu7DX47zKIwxFvqL